小蝌蚪APP大全下载

2021年6月21日 admin 0 Comments

飞亥公司这两年业务规模不断扩大,固定员工已经增加到了00多人,有了专门的策划部、销售部、编辑部、美工部等部门。人数多了,加上名气也大了,公司自然不能继续窝在六郎庄那样一个城乡结合部。去年,公司正式迁出六郎庄,在知春路一幢颇为些档次的写字楼里租了整整一层,足有000多平米,看上去很有点大公司的气魄了。

唐子风坐电梯来到公司所在的楼层,掏出门禁卡刷开公司大门,前台小姑娘已经小跑着上前来招呼了“小唐总,您来了?唐总回家去了,王总和小王总都在,要不要我给您通报一下。”

唐子风原来在公司是被称为唐总的,但自从他让父亲唐林到公司来当董事长兼副总经理之后,“唐总”这个称呼便归唐林所有了,他自己只能被称为“小唐总”,这也是许多家族企业里常见的情况了。至于说王总和小王总,后者是指唐子风的同学兼合作人王梓杰,前者则是王梓杰的父亲王崇寿。

王梓杰最近已经洗心革面,准备冲击教授职称了。唐子风在临一机也已进入角色,很少有时间关注自己的公司。目前,公司的日常管理正是由唐林和王崇寿二人负责的,这俩人都是农民出身,管理飞亥公司这个以出版为主要业务的公司,其实是有些吃力的。

所幸唐子风和王梓杰在前期已经为公司铺好了路,有几位前期就参加公司经营的员工如今也已经成长起来,能够独当一面。两位老人只需要当好儿子的传声筒,日常盯着公司的财务,以免外人损公肥私,这些事情,他们是完能够干好的。

唐子风来公司的次数不多,但前台小姑娘却知道,他和“小王总”才是公司真正的老板,老唐总和老王总不过是傀儡而已。同样都是老总,该对哪个老总更殷勤,小姑娘是拎得清楚的。

“不用了,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。”唐子风谢绝了小姑娘的好意,然后还是颇有领导风范地赞了一句“小刘,精神状态不错嘛,要继续保持哦。”

“谢谢小唐总。”小姑娘甜甜地笑着,露出四颗门牙。

唐子风先去了王崇寿的办公室,给他送去一盒从滕村带回来的松仁酥,与他说笑了几句,这才告辞出来,来到王梓杰的办公室。

王梓杰的办公室里,除了王梓杰之外,还有另外两个年轻人,看上去也就是、岁的模样,脸上还带着一些校园里的稚气。看到唐子风推门进来,王梓杰端坐在办公桌后面,只是笑了笑,两个年轻人却是齐齐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向唐子风微微弯腰致意,其中一人嘴唇动了动,似乎是想向唐子风打个招呼,却又怕喊错了人。

“这就是唐总。”王梓杰给他们做着介绍。

“唐总好!”两个人这才齐声向唐子风问候。

清纯闲意美艳绝伦的优美曲线

“坐吧。”唐子风向二人摆摆手,然后自己先在他们对面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两个年轻人也坐下了。王梓杰继续做着介绍“子风,这位是郭晓宇,那位是张津,我在电话里跟你说过的,听说你今天过来,我就把他们约来了。”

唐子风向二人笑着说道“二位好,虽然是三年前的事情了,我还是得向你们表示感谢,没有你们辅导,我妹妹不可能考上重点的。”

“唐总太客气了,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!”叫郭晓宇的那位赶紧客气道。

“是啊,主要是唐同学自己基础好,我们没做什么。”张津也说道。

三年前,唐子风的妹妹唐子妍面临高考。考虑到老家的中学教学质量差,唐子风把唐子妍带到了京城,让王梓杰帮他找了几位清北的高才生,对唐子妍进行一对一辅导。这几位一对一的老师能够成为高才生,自然是有一套学习技巧的,唐子风在他们的辅导下,成绩提升很快,高考爆了个冷门,考上了华中理工大学的自控系。

唐子风在这件事情上很大方,给几位辅导老师的报酬都是按小时结算的,每人拿到了好几千元,这对于当年的大学生来说,是一笔非常奢侈的外快了。

郭晓宇和张津二人,就是当初辅导过唐子妍的两位学生。郭晓宇在北大就读,张津在清华就读,都是人中龙凤。其他学生拿到报酬,便欣欣然地吃大餐、买奢侈品去了,这俩人却是从中得到启发,在校园里创业,办了一家专门为高考学生提供“一对一”辅导的培训机构。

郭晓宇和张津创业之初,手里只有唐子风付的几千元报酬,这些钱用来租场地、打广告显然是远远不够的。于是,二人便找到王梓杰,提出希望与飞亥公司合作。

王梓杰请示了唐子风之后,答应了二人的合作要求,由飞亥公司出资0万元,获得了培训机构0的股权。

唐子风答应与郭、张二人合作的原因,在于他知道这种“一对一”的培训机构在后世发展得不错,属于赚钱比抢钱还快的业务之一。他不知道现在开展这样的业务是否也能成功,但既然对方要的投资并不多,他也就没必要拒绝了。

这种投资,完就是风险投资,投错了

,损失也就是区区0万,唐总赔得起。而万一成功了,收益将是十倍甚至百倍,何乐而不为呢?别的不说,就冲郭、张二人的学历,拿出去也值0万的。

因为原本也不是什么大投资,唐子风在交代王梓杰之后,便把这件忘之脑后了,这几年也不曾过问过此事,更不用说亲自与郭、张二人见面。今年年初,唐子风看公司报表的时候,意外地发现有一家名叫“思而学”的公司向飞亥公司上交了0万的分红,再一打听,才知道是当年随手扔的一颗种子结出桃子来了。这一回,他便专门交代王梓杰,把郭、张二人请到公司来,他要与对方见面谈谈。

从王梓杰那里,唐子风知道郭、张二人的创业历程颇为艰难,付出的代价也不少。两个人都是在校大学生,平时学业负担挺重,为了创业,二人没少逃课,据说每个人光是挂科就挂了五六门。毕业在即,郭晓宇的学位已经是保不住了,能够拿到一张毕业证已是不错了。

不过,二人的付出也有丰厚的回报,去年思而学公司的营业额达到0万元,扣除房租、老师工资等成本,净利润达到0多万。二人请示王梓杰之后,决定拿出万元用于分红,飞亥公司占0的股权,因此获得了0万元的分红款。

0万元对于飞亥公司来说,几乎是微不足道的。王梓杰此前曾表示,暂时不需要分红,这些钱留给思而学公司作为扩大再生产的投资即可。但郭晓宇坚决说,自己拿了飞亥公司的投资,好几年都没给公司上缴过分红,容易被人说闲话。既然思而学公司今年盈利较多,分一次红也是应当的。

“晓宇,听梓杰说,你为了办公司,连学位都丢了,这是不是有点得不偿失了?”唐子风看着郭晓宇,问道。

郭晓宇略有几分尴尬地笑了笑,说道“是我大意了,我觉得大学的压力没有高中那么大,考试前努努力就行了。谁知道有几科的老师出题很偏,平时没听课,根本就不知道题目是什么意思,一不留神就挂了。我们学校规定补考五门就没有学位,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“你呢?”唐子风又向张津问道。

张津笑着说“我比晓宇的运气好一点,有几科期末考试挂了,但平时成绩得分比较高,平均一下就算及格了,不过,学分绩在班肯定是垫底的,平时都不好意思见人呢。”

“你们马上就要毕业了,毕业以后是打算继续经营这个公司吗?”唐子风问。

郭晓宇说“那是肯定的。其实我和张津最初办这个公司的时候,就已经想好了,就算是这个公司没办成,以后我们俩肯定也是要下海混的,不想去过那种朝九晚五的生活。”

“其实做公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”唐子风说,“你们选的这个方向挺好的,中国的家长在子女教育方面是舍得花钱的,只要你们能够提供一流的服务,不愁赚不到钱。”

“谢谢唐总的鼓励。”二人一齐应道。

大家又扯了一会闲话,唐子风话锋一转,对二人问道“小郭,小张,我想问问,你们除了做高考辅导之外,有没有想过做其他的培训呢?”

“其他的培训?唐总是指什么呢?”郭晓宇看着唐子风问道。

以郭晓宇和张津的聪明,其实早就猜出唐子风专门约他们过来,肯定不是为了跟他们闲聊,而是另有其他的事情。不过,在唐子风提起之前,二人都不会主动发问,这是一个谈判技巧问题,二人在出门之前就已经商量过了。现在,唐子风终于转入正题了,郭晓宇的心里抨抨地跳着,但脸上的表情却是非常平静。

heriqggy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