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阅读app下载官方版

2021年6月24日 admin 0 Comments

慕容兰真的觉得,心口的位置,似被插入了一把刀子,而那刀子还在来回的扭动,誓必要将她的一颗心绞成血肉淋漓的肉酱才罢休。

慕容兰的声音,依旧是低缓的,用一种似笑非笑,有好像试探的态度,看着席初云,问他。

“我的事是什么事?的事,又是什么事?”

慕容兰将席初云问住了。

慕容兰做恍然大悟样,“的事是顾若熙,那么我的呢?说的是司海?怎么?刚刚娶了我,就不管我是不是婚内贞洁,给我暗示,允许我出轨了……”

慕容兰的话音方落,就遭到席初云暴躁的怒火,他抓她肩膀更加用力,似要将她的肩膀骨头捏碎。

慕容兰痛得脸色泛白,紧紧咬住嘴唇,硬是没发出任何声音。

席初云见她眼底,因为疼痛泛起一层在灯火映照下,晶莹璀璨的一抹泪色,忽然心下生了不忍,手虽然松开了几分,但还是没有放开。

“慕容兰,敢出轨试试看!”

慕容兰再次觉得好笑了,“席初云,是用词不当,我顺着的话说下来,又不满意!别问我我到底想要什么,我倒是想问问,到底想要什么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看到了,顾若熙……心心爱爱的顾若熙,已经快要崩溃了!心里掩藏那么大的痛苦,却还能笑脸相迎地接受她对的深深愧疚!怎么可以做什么虚伪!”

唯美女神梓萱Crystal户外写真清新可爱

“在看到顾若熙对说‘对不起’的时候,心里到底在想什么?是痛快?还是非常难受?好像被人咬了一口!”

“别说了!”席初云不能接受地怒喝一声。

“给她的伤害,注定这一辈子都不能抹去了,在她千疮百孔的心上,一直撒毒药,让她无法愈合……”

“我没有!”

“总是用温柔又体贴的态度面对她,到底是发自真心,还是因为愧疚!”

“她曾经救过的命,却还那样伤害她……知道,她已经不能再怀上孩子了,这辈子都不能再拥有一个他们夫妻一直想要的女儿……就真的在心里,没有一点点痛悔!”

“怎么还能笑得那么好看地面对顾若熙!怎么可以还能用温暖的眼神看着她,然后任由她在面前惭愧又内疚地低着头。”

“席初云,真的很残忍!用高高再上的典雅做了伪装,用平易近人,看似温和似水的笑容,给人埋藏了一个深水炸弹!”

“我一直以为,我认识的那个席初云,高冷的不食人间烟火!犹如孤星不可触及。可当我真正了解了,我才知道,我心中的那个,完全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!”

“真正的,让人可怕的不敢靠近,甚至不知道,到底什么样子的面孔,才是真实的……”

慕容兰一股脑将心底的话统统说出来,倍觉痛快。

“我以为,最敬重席老,将他当成自己的父亲,自己的英雄一样,可却将害死若熙孩子的事,推给了席老!在每次见到席老的遗像时,每次去墓地拜祭时,就没有一点惭愧?那个人可是为了,为了席家奉献了一生,自己女儿和妻子,都顾及不上了,就是因为曾经答应过父亲,会照顾好,会重振席家。”

“席初云,身边的人,本就不多,到底真正对得起哪一个呢?”

席初云的心口,犹如被电击了一样,一阵剧烈颤抖,麻木一片忽然毫无知觉,可在反映过来之后,才发现那里面犹如千针万刺一样的剧痛。

慕容兰推开了席初云,踩着柔软的草地转身。

“我觉得,欠了顾若熙一句对不起,而不是听着她对说对不起。”

席初云沉默了好一会,摇摇头,闷笑起来。

他是谁,怎么会允许自己对旁人说对不起,也断然不会承认,自己那么做就是错了,他只是为了保护若熙,为了对她好。

只是他也没想到,那一次的堕胎,会给顾若熙造成一辈子无法再怀孕的创伤。

他真心没料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。

但没料到的结果,并不代表他就要去道歉认错,更不需要觉得惭愧内疚。

他做过的事情多了去了,没必要每一件都要分拨心思去想,到底是对还是错!

他告诉自己,他没有错!

席老当时知道他要这么做,完全没有阻止,也没有说任何话,就那样安静的将一切承担了下来。

那是最好的办法,他本身就要死了不是吗?

一直以来,所有的事,也都是席老在帮他挡在前面,背负所有。

他不是不知道感恩,所以一直对顾若熙都极尽温柔,即便和陆羿辰很不愉快,很想报复,但也一直没有真正下手。

他对小王子也是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疼护。

可在他的心底,就是有一个恶魔,时常跑出来作祟。

席初云在原地站了良久,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转冷了,怎么觉得夜风这么凉,吹在身上冷的透心。

他环顾一眼自己的四周,什么人都没有,只有远处热闹的人群,歌舞不断,音乐不断,笑闹不断。

他忽然发现,自己很孤单,身边确实一个人都没有,即便将慕容兰和关关锁定在身边,即便让很多人来参加他的婚礼,热闹非凡,他的心还是孤独的,好似身边一个人都没有。

所有的笑声,所有的人脸,都离他很远很远,他可以在人前浅笑淡然,面色平和,但心里却是与那些客厅疏远的好像远隔千山万水。

他忽然嗤笑一声,“有什么,从来一直都是一个人,不是么。”

“不想伤心难过的最好办法,就是让所有人都不要入住到心里面来。”

经历过了亲人的背叛,至亲的离世,兄弟的反目,族内叔伯之间的尔虞我诈假意友善,实则都是为了他手里的权利。

他也早就学会了,用淡然平静的态度,笑看所有的人表演,久而久之自己也就成了那些善于伪装表演中的一个。

对于这些,席初云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的过错,是他所处的环境和氛围,不得不让他养成这样的性格。

否则不善于伪装,不善于做尽一些手段上的事,那么等待他的只有死亡。

枪林弹雨血雨腥风中摸爬滚打出来的人,怎么可能心思纯善,好像白纸一张。

慕容兰对他的要求,太高了。

只以为,他是站在高处,威风凛凛,用眼神就能喝退所有觊觎他地位的天神吗?

他也是一步一步运筹帷幄,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地位和身份,才能震慑住很多人,但那些蠢蠢欲动的,还是在诸多设计,他每天都要保持神经警惕,不容松懈分毫,否则都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在等着他。

席初云整理还心情,又恢复平静的表情,脸上还是没有诸多的情绪挂在上面,将心思完美掩藏,也只有在深夜的时候,才敢表露出来一点点。

也只有在慕容兰面前,才会暴漏无疑。

慕容兰见到在自己身边的席初云,和平时在人前的席初云,那么的迥异,才会觉得他可怕。

殊不知他在她面前,才是真正放下所有心防,毫不遗漏地暴露出本来的自己。

席初云不知道,他和慕容兰的争吵,让一对在灌木树后谈情的一对年轻男女听见了。

女人张大嘴好半天,也不能从听见这么惊爆的消息中回神。

秘密一旦被外面无关紧要的人听见,便会犹如打开闸门的洪水,一经倾泻,便再也无法收回来。

席初云的秘密不胫而走,但也不会传入他的耳里。一些千金贵妇在一起说八卦,怎么会传入男人的耳朵中。

宴会很晚才结束。

顾若熙从席老的房间里红着眼睛出来,陆羿辰什么都没问,只是给了她一个拥抱,搂着她离开席家大宅。

一路上,顾若熙都不说话,陆羿辰也没说话。

陆羿辰知道她心情不好,想念了自己的父亲。包括他父亲去世这么多年,他还会经常想念……

顾若熙变得沉默起来,陆羿辰也不打扰她,不想让她心里承受太多的纷杂。

去医院探望可馨,米米笑着站在走廊里,看着顾若熙精神恍惚,挑高了声音说了一句。

“怎么去参加了前夫的婚礼一次,整个人都好像被扒了一层皮似的!”

顾若熙抬头看她一眼,没说什么。

米米还是娇声笑着,双手环胸挡在顾若熙面前,臻首微扬,好像知道什么,却又不急于说出来,就等着欣赏顾若熙惊变的表扬似的。

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?”米米的声调,转了好几个弯,最后低低地笑起来。

“到底想说什么!”

顾若熙真的有些累了,精神状态也不太好。昨晚在父亲的怀里哭了一阵,将所有的心事都吐出去,反而觉得自己筋疲力竭。

但心情却平静不少,不在那么亢奋地压抑着。

米米掩嘴一阵笑,“陆太太,我听说了一件事,这不说吧,心里又憋得慌,说了吧,又怕心里不舒服。不过看的样子,还真不知道。见被人瞒着,我的心里也怪不舒服的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顾若熙嗅到了一种阴森可怕的味道。